媒体声音

硅谷和以色列模式可复制吗?科技创新智库圆桌会议上,专家对长三角协同创新畅所欲言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海华    发布时间:2018-06-27

71f6fd1b-fd18-45f3-840f-be7c344130b0.jpg 

“长三角首先是自然地理概念,再是经济地理概念,最后才是行政辖区概念。”6月22日上午,以“长三角城市群协同创新的逻辑与策略”为主题,由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和上海市创新型城市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办的浦江创新论坛——2018科技创新智库国际研讨会圆桌会议举行,来自国内外的科技创新智库专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不仅要扩大对外开放,也要看到对内开放的重要性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胡志坚认为,中央提出质量、效率、动力三大变革,长三角应该走在最前面。区域创新体系不是行政区域,而是经济产业紧密连接分工合作的区域。当下,我们不仅要扩大对外开放,也要看到对内开放的重要性,而这一定是改革的事情。

 

在胡志坚看来,一定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并把它作为长三角一体化规划中最重要的指导方针。现在国内一些城市用非理性的价格抢人才,甚至比发达国家的价格还贵,这并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还是要让市场在创新要素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是必然之路。

 

“很大程度上,我们的思想观念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受到了行政辖区的限制。”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理事长王元研究员说,谈到协同时,我们的眼界不能停留在行政辖区的概念,长三角首先是自然地理概念,再是经济地理概念,最后才是行政辖区概念。推进一体化要真正触及到以自然地理和经济地理为基础的协同问题。因此王元建议,无论是行政辖区的概念还是经济地理的概念,所在主体的数据要充分开放,否则你做什么我不知道,我做什么也不告诉你。王元的一位同事曾经在美国做过移民社区调研,在当地社区图书馆就能搜索到每一个家庭的职业结构和收入。而我们想要做这样一个社区调查是完全不可能的,现在到处讲大数据,只有大,没数据。

 

对于创业企业要有容错的态度

 

对于长三角而言,可以复制硅谷模式和以色列模式吗?

 

硅谷联合投资主席、首席执行官Russell Hancock说,中国有着长期以政府为主导的规划发展模式,而硅谷没有协同化规划,没有决策制定的总体项目,没有政府机构来负责整个区域协同发展,没有创新孵化区,硅谷以及数百家创新性企业都是随机存在的。一切都是自发产生的,甚至有一些混乱性和无序性。

 

在他看来,可能硅谷富有活力的生态体系更值得借鉴,这样的环境已经有70多年历史。它鼓励人们冒险,并有着一个非常高的容错度,要知道在硅谷大多数创业企业是失败的。硅谷的成功得益于两个非常强大的市场,即劳动力市场和资本市场。劳动力市场有着高素质的人才团队,而且流动性非常强。硅谷并不是由政府出资创建起来的,也不是政府以某种方式引领公共资金注资发展起来的,它是由风险投资公司所促成的。

 

Russell Hancock建议,政府扮演的角色不宜太多,它可以为技术创新和创业提供背景,比如保护知识产权,制定让人才能够自由流动的政策,对于失败有更高的容忍度。

 

与硅谷模式大不相同的是,以色列的创新生态环境主要是由政府所驱动的。以色列Cusium创始人Hanan Terkel说,政府支持是创新要素之一,尤其在技术发展早期,是非常重要的。

 

在他看来,几百万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聚集在一个有限的地域空间是最容易产生创新的。如果具备了一个很好的创新生态环境,地球上任何地方都可以成为硅谷。有的城市有很好的大学、风险投资和人才,但其创新生态系统仍然缺失。Hanan Terkel提出,还要有一个重要元素,即容错的态度,失败并不是一个耻辱,没有这样的态度,就没有办法促成创新。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项目专员Yoslan Nur说,长三角一体化并不是第一个跨区域的合作项目,很多其他国家的跨区域合作群,有些成功了,有些失败了。根据他的观察,再好的创意却实施不力,是失败的主要原因。因此他建议,不要仅仅停留在规划上,而应该注重非常具体的项目,要不断地审视计划,做出调整。